扎克伯格:树破群体决定的寰球化社区_数码_云掌财经

网易科技讯4月13日新闻,2007年春Fast Company首次报道马克·扎克伯格时,他还只有22岁,Facebook也只有1900万用户。鉴于目前Facebook市值达到4000亿美元,全球用户为20亿,当时该杂志的封面题目“这个年青人谢绝了10亿美元的报价;好像有点古怪。但那是首次报道扎克伯格,此后产生了很多事情。

最近本文作者在Facebook总部采访了扎克伯格,这次会面不是念旧式地讨论从前,而是探讨当前推动Facebook发展的能源和该公司愿望在未来表演什么角色。十年后,Fast Company最新的封面报道再次聚焦扎克伯格,标题为“让你的价值有作用;。近来,很多公司和企业领导者难以协调社会、政治和商业优先项。扎克伯格自己也不得不应答“假新闻;和“过滤器泡沫;的争议。

固然该杂志的报道提出了几种使公司价值和商业一致的不同模式,但扎克伯格说明的是Facebook的核心业务如何和为何是使命驱动,批驳者对公司的动机有哪些歪曲,以及为何将成为正在进行的工作列入盘算的一部分。下面是他们对话的摘要

Fast Company:二月中旬你在自己的Facebook时光轴上发表题为“打造全球化社区;的长信,是什么起因促使你讨论这个话题?

马克·扎克伯格: 2004年我们创办Facebook时,让世界互联的想法不是很有争议,大家都认为世界日益互联,都积极对待此事。但最近多少年,情况不同了。不仅是在美国,欧洲各地和亚洲各地很多被寰球化抛弃的人大声发出反对声音。这波及到Facebook代表的核心问题,即我们的使命是使这个世界更开放、联系更周密。

我觉得有人需要证明为什么让人们互联是好的,我们就是应该这么做的组织之一。我们说的是让世界所有人都互联,这远未完成。Facebook约有20亿用户,但全球有70多亿人,因此我们认为宜早不宜晚。人类数万年历史就是人们始终聚集起来,做我们分开无奈实现的事情的历史。无论是从部落变成村落,还是从城市变成国家,都需要建破社会基础设施和精神基础,如政府、媒体或宗教,使人们可能配合。

我认为今天我们需要更全球化的基础设施,以释放大量最大的机遇,解决一些最大挑战。因此在你谈论自在或贸易的传播时,或议论打击恐怖主义时,一个国度的内战导致多个大洲出现难民危机,这些问题个别不是单个国家自己能解决的。我认为作为范畴很大的科技公司我们有责任看看能做什么推进此事。

FC:华尔街有一种商业观点称,公司的目的是让股东价值最大化和尽可能盈利。还有一种观点称,企业跟企业领导人有任务关心社区。你如何看待这种范围?

马克: 我认为Facebook始终是使命驱动公司,我不是将Facebook作为企业来创办,我盼望公司存在于我的社区,一些年后我意识到打造公司的唯一方法是有好的经济引擎。我认为,人们日益默认了这种观点,特殊是千禧一代。当我开办Facebook时,出现了很多问题,这是打造公司的公平措施。随后当更多的千禧一代开始从大学毕业,我们去应聘他们,很显然他们想去不止是打造企业而是做更大的事情的处所。

FC:就在Facebook上市前,你发表了题为首创人公开信的长信。你写到“我们不要早上起来就想着赚更多的钱;,对么?

马克: 是的。

FC:你在新的长信里没有再说这种感情,为什么?

马克: 这并非开创人信的续篇,创始人信是为IPO股东写的,让他们理解公司的经营方式。因此,更关注企业价值和内部经营及我们工作的准则,而新的信更多关注使命,很少念叨如何工作,更多关注将来做的事情。我认为我们的工作方式没有根本性变化。

FC:你感到不须要再谈,由于不变更?

马克: 是的,但你知道,当你这么问时,我认为这些事情总是需要再谈论。

FC:各个公司以不同方式证实他们的价值,星巴克的霍华德·舒尔茨可能利用他的平台关注社会议题。你没有决定这么做。在Salesforce,80%的职员被迫服务非营利组织,你没有这么做的压力。是否有对企业如何表白价值观的扎克伯格哲学?

马克:我认为你做的核心业务应当瞄准你想进行的改变 。很多公司以少部分资源将事情做得很好。我渴望我们的中心使命是我们想实现的主要事情,我们几乎所有资源都用于此。当我想做如投资教诲、科学、移民改造和刑事司法改革等事情,我通过Chan-Zuckerberg initiative非营利基金会这么做。不是Facebook的人不信赖,我只是认为我们做的使世界更开放和更互联,当初有望为全球化社区建立一些社会基础设施,我将其视为Facebook的使命。

FC:为了这个使命Facebook捐躯了哪些地方或冒亏损的危险?

马克: 我的教训是人们经常不愿用更长时间做出艰难决策,因为他们担心有一些不好效应。人们谈的时候会说,这对短期有损害但长期有利。我的教训是长远老是来得比你想的更快。例如,当我们不过早出售公司,我们就有机会赚很多钱。所有这些公司内部的人都试图这么做,你不晓得Facebook是否能像你活力的那么大。但事实上,在我们拒绝了这些报价后,没有用10年这么长,仅一年后我们就知道这是正确的决定。我们历史上有很多时候做出艰难决定,最后可能在很多短期里有一些影响,但最后通常长期都相当正面。我认为即便当你在社会问题上有立场,也可能让与你见解不同的人沮丧,但通常人们会欣赏你信任某些事情。人们欲望企业引导人坚固并有所代表。我看到的最丧气的事情之一是人们认为我们怕花钱就不做事情。例如,如果你看一些围绕新闻行业和误导信息的争议。断定有批评称Facebook允许误导信息因为这能够赚更多钱。切实这根本不是真实的。我们知道社区的人们想要真实 未审信息。无论何时我们给他们工具访问高品德内容,他们将总是喜好。但同时,我们也信奉舆论自由。人们应有才干说出他们的设法,即使其别人不认同这些主意。我常常想,当你做的决定不是人们想要的,他们就会认为你做的事情是出于不好的商业起因,但实际上很多这些事情有更多价值支持。

FC:当你看到不是实在的信息或消息传播,是否惊疑?或者你以为事件可能发生了,但更开放的踊跃利益超越了负面影响?

马克: 我更坚信给多数人多数声音是社会的踊跃力量。但事情是,这是正在进行的工作。我们探讨的是想让每个人发声,但世界上多数人没有上网。因此,假如你没有工具与每个人真正分享主张,也不会让你很疏远。我们念叨让人们舆论自由,但如果他们没有真正有工具,即使在美国也不能拍摄视频并容易分享,在实际中你做的事件就有限度。我认为每天都应努力进一步让更多的人发声,让每个人发出更多声音。每次你会发现需要解决的问题到达新水平,一些人会说,你会忍受这些问题。但更简单的阐明是社区在进化。咱们开发新货色,就会浮现新问题,例如多少年前咱们看到很多用户投诉诱骗点击,但我们的算法当时无奈检测到诈骗点击。答案是开发工具让社区告诉我们什么是诱骗点击,而后集成到产品中。当初诚然不完全消除欺骗点击,但少了很多。今天,信息多元化或误导信息或建立奇特点,这些是我们未来需要研究的事情。

FC:通过全球化文化出现的科技,对你我社区的人都是很好的事情,但其余社区的人对这些变革,如科技、人工智能跟机器人的突起,感到被摈弃并害怕。从科技中获得特别好处的人,是否有义务照顾掉队的人?

马克: 我认为是,当前许多探讨和反全球化运动的涌现是因为良多年来人们只看到世界互联的好处,没意识到一些人落伍了。我认为需要意识到这些问题并解决,以使任何人都能受益。当然经济因素很重要。但无论你在经济上做得如何好,生活呈现问题还需要社会支持构造和社区的支持。经济好一些问题可能准备充分,但经济不好的人则需要强有力的社会支撑结构。我认为我们忽视了从前30-40年社会基本设施的下滑程度。

FC:你不一定看到了科技成为这种下滑的煽动因素?

马克: 早在互联网之前就有了,可能是工业化或其他事情,但很难用互联网来画线。如果你认为这个方向是对的,你就有责任确保对每个人起作用。但我认为为每个人服务象征着这么做以便每个人有目标感和尊严,你需要使人们本人开发,这不像有人进来而后提供给其余人,你需要建立结构做到这点。

FC:你信的最后提到树立寰球投票体系,你不是说政治投票,那是什么投票?

马克: 我说的是群体决定。近来我们难以处理的事情之一是如何制定一套适合20亿人的社区尺度。问题是在大社区里,如何建破机制让社区自行决策,个人能自行决议标准,这是经营公司的棘手地方。因而我们需要发展群体决议的系统。(Apple木秀林)